羽毛球亚锦赛国羽两冠难掩退步尴尬

  羽毛球亚锦赛

  国羽两冠难掩退化尴尬

  2018亚洲羽毛球锦标赛昨天在武汉落幕,中国羽毛球队由李俊慧/刘雨辰、王懿律/黄东萍分别斩获男双、混双两项冠军,但男单决赛谌龙0比2不敌桃田贤斗,女单决赛陈雨菲0比2输给中国台北选手戴资颖,均无缘冠军。整体来看,这样的成就掩不住国羽正处于低潮的实际。不提两年后还略显悠远的东京奥运会,下月尾将要在泰国曼谷开赛的汤姆斯杯、尤伯杯团体赛,7月尾在南京举行的羽毛球世锦赛,对于国羽来讲
都是艰难的考验。国羽在汤尤杯的主要对手毫无疑问是来自亚洲的日本队,而世锦赛上的挑战更是来自包括欧洲选手在内的各方劲旅。

  亚洲羽球坚固新格式

  中国队、日本队各夺两冠,中国台北队取得一冠的结果,坚固了亚洲羽坛新的格式。老牌传统劲旅印尼队、马来西亚队日渐衰落,韩国队成就也不敷突出,中国羽毛球队在男子名目上优势不再,男子选手则明显青黄不接。

  以东京奥运会打击更多金牌为目的的日本队强势突起,在几乎所有名目上都出现
出了可以

呐喊盘踞亚洲领先地位的运动员。

  国羽新老交替问题多

  里约奥运会之后,中国羽毛球队有了很大的变化,在多个名目上做出调整,尤其是男子以及男双名目。在这几个大幅调整的名目上,目前的国羽是喜忧参半。比方女单,担纲出阵亚锦赛的四位小花都是20岁上下,技术不算突出教训愈加缺乏。杀入四强的仅有陈雨菲一人,但却在决赛中完败在中国台北的戴资颖手下。宿将李雪芮前不久在国羽训练基地陵水复出,但如今世界排名过低,状态也达不到要求,可以说国羽目前在女单名目上非常虚弱。女双自从老组合拆对之后,这次在亚锦赛上是铩羽而归,亚洲和世界女双的领先地位已被里约奥运会上夺冠的日本队盘踞。

  男单在亚锦赛上的参赛人员是中国队变化最不明显的,宿将林丹、里约奥运会冠军谌龙还冲在一线,再加上新秀石宇奇。可在武汉,三人的表示完全被禁赛后从头复出的日本23岁选手桃田贤斗的风头盖住,后者连胜石宇奇、李宗伟和谌龙,以完美的表示折桂,相当一段时间内,桃田会是中国男羽的最大对手。唯一使人欣慰的是国羽男双新组合发挥出色,尽管第一男双张楠和刘成半决赛得胜,但两位身材高大又年轻无极限的运动员刘雨辰、李俊慧给这个名目国羽的未来带来了希望。

  年内三大赛面临严明考验

  本赛季中国羽毛球队将会面临三项大赛的严明考验,武汉亚锦赛只是道开胃菜。下月尾的汤姆斯杯、尤伯杯赛是迫在眉睫的首项大赛。尽管欧洲也有一些强队比方取得上届汤杯冠军的丹麦队会对中国队形成威胁,但个体选手的良好无法撼动中国整体实力的强大。相对于来讲,中国男、女队最大的对手都来自日本。中国男羽已连续两届痛失汤杯,上一届以至连决赛都没进,这次在泰国,男羽的目的肯定是夺回汤杯。但以目前情势来看,全方位突起的日本队必然是中国男羽的一只拦路虎。除桃田贤斗之外,日本还具有
常山干太以及嘉村健士/园田启悟这样的单、双打新秀,中国队实力已不占优。

  尤伯杯方面,中国女队面对日本女队以至还处于劣势,此次亚锦赛排名世界第一的日本选手山口茜并未参赛,她们还具有
奥原希望、大堀彩等高手,女双中国队目前更是技不如人。

  7月尾的南京世锦赛则是全世界高手汇聚的羽球大舞台,届时安塞龙、马林等强手都邑参战,国羽难说可以

呐喊在哪个名目上取得冠军。8月尾还有雅加达亚运会,中国队还要预防东道主印尼队的反扑,前景也不乐观。

  本报武汉专电 记者 刘艾林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harmats.com